巨头不打补贴战了吗?

来源: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时间:2019-05-06 10:45:00
字体:【
打印 复制链接

  来源:创业邦

  导语:无成本高额补贴背后,往往是远低于成本价的产品和服务,这并不符合市场规律。

  文 | 王雪琦

  编辑|林文龙

  随着饿了么被阿里收购、百度退出O2O领域,美团和阿里成为外卖领域最主要的竞争者。进入2019年以来,在部分城市,仍有“补贴战”爆发。

  年初,阿里旗下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推出“暖冬计划”,下调中小商家的费率,率先在广东落地。珠三角,正是美团市场份额占优的地区。

  2019年4月,在厦门却传出另一种声音。据当地都市报报道,部分商家反应,饿了么的商家佣金费率从18%提高到21%。对此,饿了么对媒体回应称,少数商家因为优惠期满以及物流升级的原因,会进行费率小幅调整,调整均与商家有充分沟通。

  竞争仍在继续,无差别的高补贴时代恐难再现。

  疯狂补贴难再续

  外卖、出行、电影票务,曾是烧钱补贴抢市场的几个主要战场。

  2016年初,外卖行业处于白热化竞争的阶段,百度外卖CEO巩振兵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外卖领域今年应该是不负众望,几个公司加在一起,至少有五六十亿人民币已经补贴出去了”。而前一年,美团与饿了么均获得过高额融资。

  出行领域也有类似的情况。马化腾在香港大学公开演讲时透露,滴滴和快的在打车大战最高峰时曾一天烧掉4000万。随着2015年2月滴滴和快的合并,2016年8月滴滴收购Uber中国,出行领域的补贴大战暂时告一段落。

  在几块钱吃外卖和打车的时代,还有9.9元的电影票。没有确切的数据显示票补的规模,但从在线票务平台的亏损规模中可见一斑。

  猫眼招股说明书及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猫眼的亏损净额分别是12.97亿元、5.08亿元、7610万元和1.39亿元,亏损有收窄的趋势,但仍未实现盈利。

  2015年底,阿里巴巴将旗下的淘宝电影业务注入阿里影业。阿里影业2016年的年报显示,当年公司亏损净额9.76亿元,主要原因是淘票票的市场费用(主要是对观影人士的票务补贴),而2015年,阿里影业还处于盈利状态,利润额为4.66亿元。

  2018年以来,全国范围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大规模补贴基本消失,只在部分城市出现了新的补贴竞赛。

  2018年上半年,美团和滴滴在扩展边界、进攻对方主要业务的过程中,曾在部分城市掀起小规模的补贴战。美团在上海上线打车业务,推出“打车最低一分钱”的宣传口号,滴滴在无锡上线外卖时,也放出了20元减18元的优惠,美团则以20元减15元的优惠回击之。

  已经成为电影宣发必备环节的票补也仍然存在,2018年5月,《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风波透露了该片的票补费用,该电影的累计票房仅为6300万,票补费用却高达1000万元。

  在这一轮的补贴战中,监管部门开始积极干预。

  美团打车在上海的补贴被上海交委以不正当竞争叫停,滴滴外卖在无锡掀起的补贴大战,也引起了工商局的注意,补贴战开始不久,无锡工商局就约谈美团、滴滴、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要求停止涉嫌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的违法行为。

  而根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从2018年10月1日起,有关部门将取消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的线上票补。

  猫眼在2018年财报中披露,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收益的百分比由55.7%减少至51.7%,原因是竞争更趋理性及用户激励降低。

  除了行政干预,企业自身的战略调整及盈利需求,也对补贴策略有影响。

  2018年下半年,原本积极扩展边界的企业纷纷走向收缩,为了抢占市场的补贴烧钱随着新业务的收缩而消失。

  滴滴经历了两起重大安全事故之后,将合规作为重点。根据多家媒体报道,滴滴的外卖业务2019年初已经开始裁员,国内外卖业务被裁撤,只保留了国外的业务。

  另外,2019年4月底,滴滴宣布将平台司机部升级为平台运营部,计划年内在全国设立2000名司机服务经理。一名滴滴从事运营的员工向创业邦记者表示,之前重视增长,线上运营得到的资源也会比较多。现在更重视合规和安全问题,资源就逐步向线下运营倾斜。

  美团在出行领域也没有继续扩张,美团CFO陈少晖也在2018年底的业绩交流会上表示,美团打车只在几个城市试点,不会扩大范围。

  滴滴方面向创业邦表示,早期大规模的补贴有助于快速使公众了解新的出行方式,培育新市场,但不可持续,目前更注重安全体验上的长期投入,让行业健康发展,不会再通过大量补贴驱动增长。

  与此同时,在外卖和在线票务领域,用户消费习惯也已经形成。艾瑞咨询的《2016年中国外卖O2O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4月,主要第三方外卖平台月度覆盖人数达到1705万人,外卖用户订餐习惯基本养成。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报告则显示,2017年,在线票务的票房收入在总票房中的占比已经达到81%。

  新阶段:精细化运营

  在外卖、出行和电影票务领域,消费习惯已经形成,市场头部企业也只剩下两家甚至更少,但在这些传统行业中,互联网式的改造却刚刚开始。

  德勤中国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零售市场有57%的零售交易受到了数字化的影响,但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数字化率只有10%左右。

  目前,饿了么口碑和美团都在to B端,即赋能线下餐饮卖家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

  阿里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合并饿了么口碑两大业务以来,除了在部分城市发起小规模补贴战,也在大力推行本地生活服务的零售化。

  2018年3月,美团服务市场上线了美团外卖商家端,为外卖商家提供从菜品拍摄、营销托管到食材采购、金融保险的全方位服务。美团方面对创业邦表示,现阶段对商家的补贴更多呈现为资源包的形式。

  以资源包方式进行精细化补贴运营的还有淘票票。2018年11月,淘票票宣布将投入10亿元的现金补贴和阿里资源,拉动新增购票用户和市场。

  阿里影业向创业邦解释称,11月推出的市场扩增计划,是在品牌、营销和生态资源方面投入不少于10亿元,包括开启手机淘宝入口为影院带来增量用户的举措,并非“10亿元现金补贴”。

  在消费者端,减免式补贴仍然存在,但已不再是简单粗暴的直接补贴。

  最典型的例子是“会员权益打通”。2018年,阿里推出了88VIP,开通后可在旗下多个业务体系内享有优惠。这一年,京东会员PLUS也进行了升级,与爱奇艺的会员权益打通。

  滴滴则在推广诸如“拼车7天通勤卡”、“北京平峰折扣”等套餐式优惠。

  而这些精细化补贴的共同特点是,消费者享受优惠前,仍然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2019年3月,饿了么和美团在大理进行过短暂的补贴战,但战役刚刚打响就因为行政干预而熄火。在主管部门的约谈中,两家平台承诺,“不以低于成本价销售产品和服务”。

  无成本高额补贴背后,往往是远低于成本价的产品和服务,这并不符合市场规律。

  早在外卖市场补贴大战最激烈的2015年,饿了么联合创始人康嘉就曾表示,“这场仗打到最后补贴迟早会停止”。

  现在似乎已经到时候了。

合作频道
人民网 金融界 东方视窗 三亚网 腾讯生活 海南网 华北网 山东都市网 央视网 陕甘宁网 福建在线 海口视窗 搜狐网 云贵网 东北在线 新浪网 上海都市网 中国华南网 金鹰网 中国都市网 石榴网导航 江浙网 广东网 千龙网 江苏之窗 蜀国网 京津网 汽车视窗 大鄂网 中国经济网 大晋网 大贑网 独一网 河南之窗 世界财经网 中国广播网 椰城网 东方都市网 三亚视窗 中国网 河北视窗 云南之窗 杭州之窗 广西在线 中华网 湖南网 安徽热线 吉林之窗 广东热线 华南视窗 云南在线 新华网 安徽在线 海南科技网 杭州在线 凤凰网 中都网 辽宁在线 黑龙江在线 华东视窗 都讯网